“三农政策”亟须调整以适应土地流转新形势

作者:经济参考报 本站发布时间:2017年06月14日 收藏

  如果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完成了土地所有权与经营权的第一次分离,那么,土地流转可以说是经营权的再次让渡。承租经营流转土地的“新农人”把现代企业管理的理念、思维和技术引入农业生产,伴随而来的是全新的生产关系,改变了农村的生产结构和社会结构,对我国农业安全、农村基层治理和社会文化事业等影响深远,国家的农业生产和农村社会事业的各项政策,宜及时根据形势研究调整。

  记者采访中,广东基层干部、农业企业和农户反映,农村土地流转之后,“三农”形势将产生的变化和对政策的需求有:

  ——下乡资本对农产品市场行情反应更快,农副产品价格波动将表现出与农民散户为主的不同规律。华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周建华说,传统农民跟土地紧紧捆绑在一起,放弃种地是一项重大人生转变。而农业成为一种投资后,农业是一盘生意,有效益时蜂拥而来,没效益就抽身离场。投资者“及时止损”的经营理念,让农业生产稳定性的隐藏风险更高。

  经手流转了3000多亩土地的廉江市中塘村全王新,用“像炒股一样”来形容自己紧跟市场行情、不断快速变换种养品种的波云诡谲。有一年,全王新分析判断,合作社正在种植的400多亩蒲瓜在几个月后成熟上市时会遭遇行情下跌,合作社董事会经过激烈争论之后,断然决定全部铲掉,改种辣椒。这种快速大进大出,使农产品价格明显比“小散时代”起伏更大。

  ——青壮年一代与农村失去关系,经营者对于农业劳动力供给表现出高度忧虑,希望国家加大投入,加快研发中国特色的农用机械。土地流转之后,农业生产主体队伍变成规模化经营者+“9938留守临时工”(九九老人节;三八妇女节)。农户整一代人远离土地,与农村的关联日渐淡薄。流转经营者们将“谁下地种田”视为资本下乡的重大风险因素。在廉江市流转种植了500亩红橙的关锡运说:“大订单来了,收货汽车都开到田头了。找不到人手采摘,着急啊!橙子采摘期长,情况还算好的。像荔枝那样大面积同时成熟、采摘期又短的品种,要么高价抢工人,要么让它烂在树上。”

  新会陈皮是具有地理标志的江门特产,收成时需要把柑皮完整剥下来、摊开晾干。这个活儿需要在个把月内手工剥几十万吨柑皮。在一个柑园,记者见到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也蹲在地上剥柑皮。园主说:“现在是每天派车从周边三四十公里搜罗接送农村大嫂大妈。老头老太万一有个闪失,也不知要不要算工伤。再过几年,这些人干不动了,真不知怎么办。”

  ——大力培育、扶持家庭农场,吸引农民中小规模自耕。广东省梅州市农业局局长刘玉涛等基层干部和一些业内人士认为,我国农业资源禀赋和人口要素状况,决定我国农业应当走“小而优”的路子,中央已经提出适度规模经营原则,但基层在实际工作中往往向“大”跨步而去,对中小规模家庭农场的实际扶持政策少。希望国家出台更具操作性的政策引导,结合职业农民培训,培育家庭农场作为我国“三农”发展的新一代稳定基石。

新闻来源地址:http://jjckb.xinhuanet.com/
分享到:

新闻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