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人才全心全意投入 中国农机力求行业升级

作者:央广网 本站发布时间:2017年08月07日 收藏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农业发展一个重要标志是农业机械的增加。据统计,目前全国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已达63.8%,农业生产方式实现了从人畜力为主向机械作业为主的历史性转变。但产业、地区间机械化发展差距大,农机装备技术有效供给不够,农机经营服务的质量效益有待提升。

  最近,中国农业机械博览会在河北省举行,会上,来自国内多个省市的农机生产企业参加展览,展示了中国农机发展的最高水平。更为可喜的是,记者在展会上看到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科技工作者投入到农机行业中,孜孜不倦,砥砺奋进。农机行业的发展也从追求数量、质量,到现在追求精准转变。

  在中国农业机械博览会的现场,来自河北省斯革赛勒农业机械有限公司的销售员张冬正在和前来参展的顾客介绍着国内技术最为先进的搂草机。这种搂草机起初是德国人研发的,近些年才在国内大量生产,由于打草速度更快,对牧草的伤害更小,所以深受大家喜爱。

  张冬:效率高,一个小时能搂草几十亩,跑得快,搂得也快,只要人工调节好,就不会毁草根。这是去年生产的,在我们这边销量还行。

  张冬做机械销售已经5年多了,他告诉记者,这几年国内的农机市场前景越来越好,随着种植大户和农业合作社的增多,农机销售的数量也与日俱增。拿这台搂草机为例,3年前,他一年还只能卖十多台,现在,年销量就已经涨到几千台了。

  张冬:去年一年卖了一千来台。用户有的自己用,有的出去作业,也有种植大户,也有打草交电厂,或者喂牛喂羊。

  张冬说,今年,这些国内制造的搂草机还要卖到海外去,就连最初研发它的德国农机企业,都回过头来关注中国生产的产品,这让他感觉非常骄傲。顾客的认可和外国的关注,说明中国的农业机械质量过关、品质到位。在张冬看来,质量的好坏与否,直接决定着中国农机的未来。

  张冬:我们主张质量第一,现在机器主要讲究质量,质量第一,老百姓得用着满意。价格也放到最低吧。

  和张冬一样注重农机质量的,还有来自青岛的农机零件销售商崔红河,他们家生产的农机链条,在青岛和河北等地都小有名气。而背后依靠的就是绝对合格的质量。

  崔红河:原材料要经过各方面的检验,产品出厂前也要经过检验,出来之后要做抗拉实验。

  重质量、保品质,这个目标已经成为农业机械厂商最基本的底线。崔红河说,近两年,中国农机企业出口国外最多的,就是农业机械的零部件。越来越多的出口量让他们这些厂商意识到,只有先把农机零件做好,才能保证农机的安全,才能不让中国农机在世界上丢人。

  崔红河:我们对产品的要求会越来越严,高端设备,如果链条不好了,直接影响人家的品牌,做玉米收割机、花生收割机,本来很大的设备,因为一条链条断了,直接就影响效率了。

  2016年全国规模以上农机企业总收入4516.39亿元,实现利润总额255.24亿元。如今,我国已经跃居世界第一农机制造大国。但是和一些国际大品牌相比,中国农机仍然有一定差距,而这差距中最大的一项,就是自主研发的缺少。然而,近些年,这一差距也在逐渐缩小,越来越多的年轻研发团队,充盈了中国农机的生产队伍。

  冯磊是农哈哈集团里的一名研发技术人员,今年,他作为公司的主要负责人来到中国农机博览会的现场。他的身后,是一台2米多高的青贮玉米收割机,这台收割机,是他和他的团队共同打造的。和其它联合收割机不同,这台机器的割台可以自动调节,不管是一行行种,还是杂乱无章地种,不管长得高长得低,都能照常收割。

  冯磊:它效率很高,这个机器如果收饲料,一个钟头保守说都是十亩地。而且农民收益也很高,基本上一年就能回来。

  冯磊是地地道道农村长大的孩子,上大学时,他特意学了机械制造专业。毕业时,当其他同学都跑到县城的汽车加工厂上班时,他却专门找了一个做农机的工作。

  冯磊:对这个比较感兴趣,汽车就是行使,这个不一样,这个除了行使,还有很多其他的部件也非常重要。

  在冯磊看来,做农机研发是一件很有挑战性的工作,也是一件很有前景的职业。现在,和冯磊有一样想法的大学生还有很多。

  冯磊:我们公司这两年新招的大学生从事这方面的还是比较多的,像我一样的基本上占一半。

  今年的中国农机博览会上,像冯磊一样年轻的农机研发者还有很多,几乎每一家大型农机公司都开始意识到人才的重要性。在冯磊的展位旁边,一家名为海峰农机的公司正展出着他们自主研发的玉米播种机。乔孟俊是这台机器的最初研发者,十多年来,他一直致力于研发出属于中国农民自己的播种机。为了让顾客满意,让自己的产品达到完美,乔孟俊已经研发了7代玉米播种机,也淘汰了7代玉米播种机。

  乔孟俊:我淘汰的东西太多了,大概每两年就淘汰一种机型。你看这一款又要被淘汰率,这是前几年生产的机型。这款机型做出来以后听老百姓的意见,不好的要改进。老百姓反馈回来意见,我们下乡,和老百姓一起转一圈,提出意见,根据他们的意见把机器改进完善。

  乔孟俊告诉记者,他之所以这样一次次地改进自己的玉米播种机,是因为他想打造一款精确率高的农业机械。这是全世界农机研发关注的焦点,也是中国农机研发的难点。

  乔孟俊:我觉得最难的就是达到精确率,达到百分之百太困难了,比如种子的大小不一,比如老百姓不愿清理机器,就有可能造成其他问题。

  虽然离自己的目标还有很远,但是,乔孟俊和他的团队却从来不愿放弃自己的目标。前不久,他刚刚把自己的微信改了一个很有趣的网名,“中国梦:一个按钮搞定它”,他说,他总有一天,要研究出又高端又精准,又适合普通老百姓使用的傻瓜农机。因为在他看来,这样的高端傻瓜机,就是中国农机的未来。

  乔孟俊:我的微信名起的好,叫“中国梦,一个按钮搞定它”,就是普通的老百姓都能用,但是种出的地是最高端最精准的。

新闻来源地址:http://country.cnr.cn/
分享到:

新闻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