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置疑,无人驾驶,北京农机走在了全国前列

作者:农机化导报 本站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3日 收藏

  你能想象玉米、胡萝卜、甘蓝等作物的移栽、起垄、播种环节的机械化作业不依靠人工驾驶,而是由机器自动完成吗?在北京市顺义区金鑫生态示范区,“无人驾驶”成为现实。据该园区负责人金跃介绍,自动驾驶技术在作业精度方面,作业直线精度在每千米正负2.5公分左右;邻接行宽误差在3%以内,已经可以完全满足生产要求。平时都在科幻电影中见到的无人驾驶技术在农机领域得以实现,得益于农机化与信息化技术的结合。信息化是推动农机化事业发展的新动能,是现代农业的制高点,同时,信息化水平的高低也是衡量农机化水平和现代农业建设的标志。不可否认,在当今社会,实现农作物生产全程机械化离不开信息化,信息化也将成就更高层次的农业机械化。近两年,北京市农机信息化建设以农机化信息化融合的发展理念,致力于建设能在农机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及农业科技园区等单位可推广的综合智能化管理平台,目前已针对各区县的基本情况开展了相应的示范推广工作。

  农机作业更轻松了

  今年的秋粮收获已经基本结束,但是对于金跃来说,农忙还要持续一段时间。“秋粮收完,我们也逐渐开始深松了。”金跃告诉记者,“不过与往年相比,今年的深松任务轻松很多,因为我们安装了深松作业质量监测系统。通过这个系统可以随时追踪农机的实时作业位置、查看历史轨迹,查看某辆车某段时间的作业质量,也就是耕深和作业合格率等信息,同时,可以生成统计报表,统计所有作业面积、作业质量、作业合格率、平均耕深等数据。应用这个系统,不仅可以实现土壤深松的实时监测,还可以进行作业状态识别和作业面积的测量。在深松30公分时,误差在正负1公分以内,监测准确度可以达到95%以上。”

  对农机深松的监测只是北京市农机化与信息化发展相融合的“冰山一角”。“除了对农机深松作业质量实行检测以外,通过信息化系统,我们还能对播种质量进行监测,提高作业精度。另外,还能通过信息化技术对日光温室内环境信息进行实时监测,主要监测大气温湿度、土壤温湿度、光照强度、二氧化碳浓度等环境情况,同时可以通过软件平台实现远程操控,对卷帘、卷膜、声波助长等部分生产活动进行手动或自动控制。现在连大棚卷帘都不用人工干了,省时省力,这农民当得真是体体面面。”金跃说。据了解,近几年,北京市农业机械试验鉴定推广站牵头为该园区搭建包括11项智能化技术、集成50余台(套)信息化硬件设备和软件系统。智能化技术和装备方面包括农机自动导航驾驶技术、固定基站、卫星平地技术、深松质量监测技术、温室监测和超低压子午线农用轮胎技术等。以上技术基本都是以北斗定位导航终端为基础。

  据北京市农业机械试验鉴定推广站信息技术科科长徐岚俊介绍,为了保证北斗定位精度,在金鑫生态园区配套安装了固定基站,可以辐射30—50公里的半径范围。“引进的卫星平地技术,比激光平地质量高,不受激光发射器的限制,受天气影响小,可根据需要设置一定的坡度,应用高精度GPS,实时获取农田平面坐标和高程信息,自动制定农田凭证方案。”徐岚俊介绍道,“这对于发展精准农业、减少劳动力投入、提高农业机械在农业生产中的应用有很大帮助。”

  金跃告诉记者,目前园区的管理还实现了全园区包括合作社、养殖场、肥厂全过程、全范围的视频监控管理;同时,在生产监控上,结合园区的实际生产,为了解决有机肥厂废弃物堆砌点巡查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的问题,在各农业废弃物堆砌点安装太阳能无线摄像头,实时监测各废弃物堆砌点的堆砌情况,提升拉运精度减少拉运成本,实现废弃物堆砌点的实时监控。“通过智能化生产技术的投入,将有效提升园区生产效率,减轻劳动强度,实现‘互联网+’深入到农业生产的全链条。”徐岚俊说。

  农机调动更便捷了

  随着北京市农田面积减少,该市越来越多的农机大户选择外出“淘金”,而作为周边农业大省就成为他们的首选地。跨区作业不仅解决了本地农机“吃不饱”的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不同地区农机化水平发展不均的问题。然而,盲目跨区找不到活的窘境也时常出现。

  在今年3月6日,京津冀农机作业联合调度平台应用协商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的宗旨就是借助信息化平台落实三地农机作业联合调度,促进区域农机信息化工作协调发展。以此为契机,北京市建成了基于北斗的农机调度管理平台,以农机合作社为主要应用对象,在北京市覆盖了121家农机专业合作社,同时,辐射应用到河北、天津,共安装了调度终端2000台,实现京津冀三地共用统一的平台进行农机作业调度管理。该举措使京津冀三地农机化工作在数据上共享共用、技术上互补互用,不仅促进农机资源利用率提升,而且有效推动了整个区域农业生产全程机械化的实现。

  “在合作社的作业调度上,建设了基于北斗的农机作业调度系统,为了方便使用,同时开发了该系统的移动版,用户只需关注北京市农业机械试验鉴定推广站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并扫描各合作社分配的指定二维码即可登录使用。调度系统共设置有4个角色,即合作社理事长、农机手、推广员及管理者。”徐岚俊说,“针对机手角色,为了规范化管理机手,每个机手作业前都要用手机扫描农机和机具的二维码,这个过程就形成了一次农机作业的匹配调度,同时机手能将每次加油和维修的情况记录下来。这些记录信息和加油、维修信息就形成了我们这个系统的数据基础。同时,理事长可以通过该系统管理合作社的人员、主机、机具的情况,可以追踪所有主机的实时位置,查看每台农机的作业情况和记录,同时可以进行轨迹回放,查看加油、维修记录,按照机手、时间、农机等各种方式进行统计分析。另外,系统会自动给理事长颁发一个证书,这个证书上有合作社的社会信用代码,每个证书上会自动分配一个二维码,新进的合作社社员可以扫描该二维码加入合作社。”据了解,市级或者区级政府管理部门可以通过管理员身份随时查看辖区内所有合作社的情况以及作业情况。

  农机信息化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多方配合才能实现。京津冀农机作业联合调度平台无疑是对区域农机资源服务及管理模式的一种有益探索。构建三地农机化发展大数据平台能够加速推进京津冀地区建立农机经营生产体系,实现三地农业生产全程、全面机械化。

新闻来源地址:http://szb.farmer.com.cn/njhdb/
分享到:

新闻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