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小程序

2023,农机行业将进入“至暗时刻”?

作者:朱礼好 本站发布时间:2022年11月08日 收藏

  离2023年不到2个月,农机行业的上空似乎已经布满了阴霾。

  前几年在国二升国三之际,笔者鉴于当时的不利形势,本来要写篇农机行业进入至暗时刻的文章,最终没有写完并搁笔,一个重要原因是受到当时有人说过的“回头发现,今年或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的启发。

  以当前的形势观之,我更愿意把这一标题用到明年(或明年上半年)的农机行业。即将来临的2023年,也许只有农机具企业受到的冲击会比较小,但农机具根本支撑不起庞大的农机工业与农机产业链,目前国内似乎连一家超过4亿元营收的纯农具企业都没有。对于一个要靠规模支撑的行业,区区数十亿元的子领域是难以寄托希望的。

  之所以提醒农机整机企业明年是最近几年形势最差的几年、要做最坏打算,除了当前正值俄乌战争引发的全球经济衰退、世纪疫情给经济带来的全方位冲击、国内房地产等经济火车头行业大幅下滑拖累经济发展、中美贸易战给相关领域的供应链产业链构成的威胁等外围因素,更有如下几个直接重击行业的不利因素。

国四重击

  首当其冲的因素当然是农机行业国四排放政策的实施。

  国四实施,一是大大推高了企业的制造成本与农民的购买成本。有农机企业的朋友称,仅国四柴油机这一项,就将让主机的价格升高12%-15%。具体来说,一台50-100马力的拖拉机,成本要上升6000-15000元;100-200马力的,成本要上升22000元;200马力以上的拖拉机,成本则要上升25000-30000元。

  要知道,过去一台200马力以上的拖拉机补贴十一二万元的时候,去掉补贴,在有的年份买台国产拖拉机最高也不到15万元,有的甚至才两三万元。这就等于,在国四实施的明年,一台200马力以上的拖拉机,农民要多掏双倍的价格。这么高的价格,在一段时间内只能让农民望而止步。

  国四实施,二是大大推高的农民的使用成本。国四需要更高品质的柴油,我们知道,农村的油品质量要比大城市的油品差很多。有位朋友告诉我,有次在农村加的油,比在县城加的油几乎少开一半时间。质量不佳的油品,对国四柴油机的损伤,将远远大于过去国二国三时代。就像一个人,原来吃粮咽菜都可以打发,而现在是金枝玉叶体,需要每天都需要精米细面,成本自然就上升了许多。此外,国四拖拉机还得消耗一定比例的尿素,正常一升尿素需要3元,机手一天作业三四十亩地,花费的成本不在少数,一方面增加了机手的成本与盈利压力,也抬高了农民的机器使用成本,最终需要使用者埋单。从整体上看,农民成了农机环保成本上升的最终埋单者。

  国四实施,三是大大提升了农民的后期维修压力和维修成本,也推高制造商与流通商的服务成本。国四排放标准柴油机对维修人员的内在素质和维修技能要求很高,不仅要求维修人员掌握机械知识,而且要求维修人员懂得电控原理、会用专业的维修工具甚至需要熟悉计算机软件,会查找分析国四柴油机故障原因并能够拿出正确的办法加以处理。像如果电控系统出现故障,需要维修人员具备精深的专业知识、丰富的经验和高超的技能。国四柴油机维修人员必须是高技能型人才,国内厂目前还比较缺乏这方面的高技能型人才,如果在农忙季节出现大面积机械故障,不仅农机企业压力剧增,也会影响国家粮食安全。

  实际上,农机升国四,我们看到的尚只是显性成本,发动机企业与主机企业在此过程中发生的庞大的产品研发和设备工艺升级的开支,还没算到里面去呢。为了及时切换国四,发动机企业提前三四年就开始做准备,以国内的玉柴、东方红、全柴等主流农机发动机企业来说,进行国四升级,几千万资金是随随便便需要花去的。为了升国四,发动机企业这些年要进行生产工艺的大幅改造,有企业正在进行的新生产线,投资需达上亿元!此外还有一笔特别大的开支——柴油机企业的新产品认证费用,一个产品的排放认证就要花掉二十多万元。像某柴油机厂有十几个国四新产品,光认证就要花费3000多万元。而去年这家柴油机企业全年利润也就一亿多元。“说柴油机认证机构是抢钱,也不算为过。”该企业人士说。

  当然,无论发动机厂家还是农机主机企业,这一切上升的最终的成本,都会落到农机终端使用者——农民的头上。对于农民来说,国四不仅是购买时多掏一两万块钱,更重要的是成本压力一直延伸至整个产品生命周期,除了要花费更多燃油费、尿素(作业季节,每天尿素成本就要增加数十元)等开支,还有维修带来的不便——故障维修时间的延长、有效作业时间的缩短、投资回收时间的延长。

  按说,今年年底真不是一个得当的国四推行窗口期,毕竟国家经济正处于艰难时刻,对农业农村经济、农民收入带来的负面冲击不可低估。环保固然重要,但当下粮食安全、经济平稳发展更重要。

  可以说,国四的按期“顺利”实施,或成为重创国内农机产业的致命因素。我们有人说,农用发动机企业已经准备好了。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产品试验阶段是一回事,真正大面积应用阶段又是另一回事。农机行业多数人都在焦虑:明年国四发动机稳定性、可靠性能否靠得住?

  国四农机这么高的价格,很多中小企业出于生存,必然想尽办法逃脱监管,以各种手段销售没卖完的国三机甚至仍然生产国三机,以各种名目流入市场。监管的力量毕竟有限。在这种形势下,由于大企业和国外企业的违规成本较高,就会引发农机市场体系的紊乱,导致出现“劣币驱良币”现象。从更大的讲政治的角度,会影响我国农机工业与农机化事业的转型升级。

  由于国四的实施,农机行业的明年尤其上半年形势极为悲观已经成为行业的共识。有好几位农机企业的人士对我表示“明年上半年可以放假了”。当然,只有那些少数通过排放升级捞取利益的企业与农民之外的机构心内窃喜之,那些鼓吹国四升级有利的人,无疑就是其中的代表。

多重利空

  除了国四对带来的重创,今年农机手收益下降与成本上升的预期,各地购机补贴率下调对潜在购机者的心理冲击与杠杆作用的降低,以及明年新冠疫情的不确定性,均构成对明年农机市场的重要利空。

  年初开始的俄乌战争推高大宗商品价格,石油价格上涨带动原材料成本和电价等能源成本大幅上涨,企业开销增大。尽管在国家相关部门的干预与关照下,柴油价格仍达到8块多一升,比往年增加不少。种粮农民尽管粮价一直在高位,但因农资价格成本、机器作业成本以及机会成本都上升,因此对于购机用机都带来一定的影响。

  农机手收入下滑也影响影响明年的购买信心。像小麦跨区机收领域,今年有知名企业调查显示今年机手平均收入较去年下滑10%左右。个中原因首先源于收割机社会保有量经年上升,轮到机手收割的小麦“僧多粥少”。有媒体报道,已经13年跨区机收经历的程师傅今年带着村里的其他机收队外出多地,尽管随着这些年机器作业效率的提升,加上收割质量更好、更干净,很多老用户都更加愿意选择他们的机器来收麦,但是,最终一趟行程下来,却并没有因此挣到更多钱。有行业专家认为,受农机技术提升、价格下降,农机购置补贴政策推行等影响,各地农机保有量持续增加,农机跨区作业已出现萎缩特征。

  而根据9月19日农业农村部农机化司发布的《2022年“三秋”机械化作业服务价格和成本变化趋势调查报告》显示,预计今年“三秋”柴油价格为8元/L,同比上涨23.27%;预计机手雇工费用增长的样本数占样本总数的89.02%,人工成本连续增长和缺乏机械化作业水平较高的机手是导致机手雇工费用增长的主要因素;零配件原材料价格与物流成本的增长是农业机械零配件购买价格上涨的主要因素。机手成本上涨,种粮农民用机成本和化肥农药农膜等农资成本的上涨,对于潜在购机的影响都是负面的。

  农机市场的指挥棒——购机补贴政策在多地的调整,也拉低明年农机市场的预期。今年,农机主导产品拖拉机和收割机补贴率大幅下滑,杠杆作用变小,像作为农机大省的河北省,2022年140-160马力轮拖由去年的38800元降到了26900元,180-200马力轮拖由去年的51200元降到了35800元,下调幅度分别达到30.67%和30.08%!下调幅度非常明显。你也许会说,假如过去10万块钱只能分给3人,现在可以分给5人,可以刺激更多人购买农机,但理论与实际并不是这回事,购机农民就局限在一定的群体范围,一方面并一定会有更多新人来购机,另一方面每年有新增的农机经营者、同时也有退出农机经营者,两相抵销,总体上由于劳动力的转移、城镇化的加速、社会经济发展带来挣钱机会的增多、农机本身使用功率的不断上算而产生的数量替代(现在一台抵过去好几台),加上不少领域农机产品的饱和,当前专业从事农机的人数量比前些年要少,更多集中于合作社这种专业机构。此外,即使是潜在新入局(购机)者,一看过去买农机补贴那么多,而现在补贴变那么少,在购买前就打消了念头。

  此外,农机市场跟种粮农民收入、机手收入、农业种植面积息息相关。今年我国南方遭遇60年来最强高温袭击,高温干旱直接影响粮食产量。根据国家统计局8月25日公布的数据,仅在7月份,高温就给中国造成了27.3亿元人民币的直接经济损失,影响550万人和2549520万亩的土地,其中受旱情影响的五省一市粮食产量去年约占我国粮食产量1/4。

  社会保有量越来越多,红海市场下生存压力进一步加大。这无论对于主机企业,还是农民来说都如此。前面说到的跨区机手收入下滑、作业半径大幅下降就是因为机器多造成的。统计数据显示,1990年末我国谷物联合收割机仅3.9万台,随着90年代跨区机收兴起,2000年末增加至26.3万台。此后2004年国家实施的农机购置补贴政策快速推升了收获机的普及,2010年末增加至99.2万台,2020年末增加至219.5万台。30年间,我国谷物联合收割机拥有量增加了55倍。不仅总量增加,各地的谷物联合收割机保有量也同步快速增长,2020年我国粮食产量最多的三个省黑龙江、河南和山东,谷物联合收割机分别比2019年增长了1.1万台、0.6万台和0.7万台。随着机器的增多和机器作业效率的提升,过去小麦主产区从南到北需要二三十天才能收完,现在不到两周就轻轻松松收完了,让人似乎都感觉不到过去那种紧张的气息。

  不仅需求市场是红海,作业市场也是红海。农机化司9月19日发布的调查还显示,45.17%调查对象明确表示不开展秋收跨区作业、20.28%的调查对象表示不确定是否参与跨区作业。终端机器拥有者收益下降,反向作用于前端购买需求下降,及至整个产业链变得更加萧条。

跨区作业意向样本分布情情况

  竞争环境更加激烈,今年很多小企业被洗牌出去,据说潍坊今年拖拉机少了四五十家,大企业之间的竞争加激烈,市场越来越演变为实力派企业的竞争。但实力派企业之间的碰撞,显然跟他们和小微企业竞争之间的烈度不一样,为了多卖自家货,最终可能陷入打价格战的境地,加速行业的进一步“内卷”。

积极应对

  距离明年还有两个多月,但现在农机行业对明年已是看衰一片。虽说今年上半年极少数几家头部农机企业业绩还过得去,且不说明年他们会遭遇强力打击,即使他们能保持正常发展,行业整体也会受到影响。同时,行业的发展也不能靠这么少数几家企业,整个行业供应链、营销链,行业人员的就业,对国家的纳税,在这个经济发展的整个困难期,都会受到更明显的波及。

  当然,面对困难与挑战,逃避肯定是不可取的,具体到每个企业,都要积极应对,这也是企业家精神的重要方面。企业和人一样,哪能一帆风顺、没出点波折不遇到坎坷?商海险恶,活得长的企业,都是经过了一轮又一轮艰难洗礼胜出的企业。

  在这种情况下,农机企业要积极探索自己的生存之道。一是要充满信心,信心比黄金还宝贵。特别是股东的信心、企业领导者的信心尤其重要。市场再不好,也会有生存下来的企业。企业领导者的信心对员工非常重要,这个道理谁都会懂。对于员工来说,也要拧成一股绳,努力拼搏、服务好企业。企业不兴,有些员工得重新找工作,在经济下行、行业艰难之际,还不如在自己现在的企业里好好干、把企业干红火,也省得面临失业重新找工作的烦恼。被动地重新找工作,社保、收入、心情,都会受到影响。

  二是要充满耐心。这一点对于企业投资人来说尤为重要。没有哪个行业好挣钱,也没有哪个行业可以挣快钱。既然选择了农机领域,就要充满长期主义,不做短期主义者。不能在困难面前自乱阵脚,宏观性的、中观性的困难,对于每个企业来说都是一样的,企业可以在微观的经营层面各显本领、各出奇招,以不变应万变,以更多的确定性对抗外部的不确定性,譬如提高资金实力、提高现金流能力、运用信息化等手段降低成本、提升员工平均生产率。

  三是要充满爱心。农机企业要善待员工和合作伙伴,让员工自发的爱企业,形成强大的团队智慧与竞争力,与合作伙伴真心的拧成一股绳,结成战略生态联盟,让整个企业生态链、价值链充满合力。团结力量大,这样比企业单打独斗要好多了。

  四是要更加专心。要做好细分市场,国四形势下主机竞争更加激烈,而一些刚性需求领域如农机具领域的生存状态要相对从容一些。即使单纯生产拖拉机的企业,也要仔细研判不同马力段受到国四影响的轻重程度,再根据自身的资源禀赋生产自身更具竞争力的某(几)个马力段的产品。在形势不好的时候,先想办法活下来更重要。

  五是要充满恒心。要一以贯之锲而不舍沉潜用心做好做精产品,这是不变的市场竞争法则,不断提高品牌优势和产品溢价能力。比如潍柴雷沃的轮式小麦机、沃得的履带机、顺邦的饲料粉碎打捆机、九方泰禾的茎穗兼收机、吉林康达的免耕播种机、郑州中联的花生机、河北圣和的旋耕机与还田机、雷肯的翻转犁、爱科的打捆机等,这些都是已有的例子。企业要学会打造爆品,有些企业什么都做、什么都干不过某家企业,这种经营方式似乎并不可取,至少让人想起你时,能让人对你产生某类产品的品牌联想:“哦,他的某某产品做得不错!”

  六是要充满上进心。向管理要效益,提高管理精细化能力,科学做好原材料与产品的库存与交付,量力而行采用各种更先进的管理技术,提高管理水平。无论是企业产品的竞争、还是服务或品牌的竞争,实际上最后都是管理力的竞争力。有好的管理,企业才会有好的产品好的服务好的品牌,这也是国外企业对中国农机行业分析之后得出的结论。我们有些企业侧重营销导向,重销售甚于产品,并不能这说是错误的,不同的企业或企业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有其侧重点,但最终还是要补齐短板,提升自己的综合管理运营能力。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在下一向是乐观派,从来不愿唱衰农机行业,实际上一定有很多不如我们农机行业的行业,而且同样受国四影响的工程机械行业在明年一定不会比农机行业更好——只会更差!(有工程机械领域的人士已经说了,仅一个挖掘机品牌就库存达到8万台左右,明年一年只够应付库存了)撰写本文,我这里只是想提醒大家要抛却幻想,不要以为自己挺能的(真有极少数人认为自己挺能的,说什么国四晚来不如早来的就是这类),提前做好各种应对准备。把情况考虑坏点,并不是坏事。

  当然,士气上不能低落,还要多鼓劲。毕竟,国四适应期后,一片雨打风吹去,倒下的企业倒下了,可能又有一批新的企业冒出来,行业再差,但行业仍在,只不过到时复苏之际受益的可能是另一拨人或企业,这也是商业的残酷之处。我国农机化事业也仍将继续滚滚向前发展,即使会更多依赖国外品牌的农机产品。因此,即使明年行业进入隆冬,有韧性战斗精神的农机同仁们仍要更加奋勇前行。

分享到:
新闻来源地址: https://www.nongjitong.com/
  •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